舊稿新發-追星族

今天是巡迴演唱會的第三十二天。

她的偶像,方才踏入了眼前這間頂級豪華的大飯店,所有的影迷都被擋在門口,不得進入。

曉若微笑著,幸好她是這間飯店的員工,可以進入,更好運的是,她剛好負責她偶像住的那層。

真是天佑她也,本來這幾月是旅遊的旺季,班排到爆表,根本沒有機會去參加演唱會,扼腕到死的曉若意外得知偶像下榻的飯店裡,其中一間居然是自家工作地點,除了開心到嗨翻天以外,連帶工作效率也變高了,於是上級就派遣她為這次的總負責人。

在宣佈的當時,她差點直接跪下來感謝上帝了,雖然她不是基督徒,但她真的想感謝一切給的幸運。

曉若擠過重重瘋狂的粉絲,拿出了識別證,保全才讓她進去。

「曉若,你在幹嘛?動作還不快點,大家都等你一個了!」

「喔!我知道了。」被同事催促著,曉若加快腳步,但沒看到跑的程度,上頭有規定不論多麼匆忙,都不可以用跑的。

搭著電梯,曉若的心情相當緊張又興奮,也很害怕,萬一不小心做錯了很多是怎麼辦?這樣不是很「見笑」嗎?

電梯門打開,這一層相當空蕩,只有她的偶像和少數工作人員住宿在這裡,相當浪費……

曉若領著工作人員,打掃的打掃整理的整理,她是負責最後的檢查,以及回應一切需求。

這個意思是她可以和最心愛的偶像交談!

曉若依舊是微笑,可她旁邊還多了些小花小心。

整理工作完畢,她也檢查好了,就只剩下要服務那些經紀公司的人。

服務絕對是正當的,不是各位想的非法的服務。

為了提供快速的服務,上頭特別安排她今晚就住這裡,同一層、相隔幾間的房間,令曉若想到就臉紅心跳。
拿著自己的鑰匙卡,曉若走向房間,1208啊……她記得偶像的房間是1204,我的天啊!只隔一間,這也太近了吧!

但,1206,好像就是那間恐怖的房間耶……想到這裡,她剛好走到1202,前一間是偶像的,旁邊那一間就是恐怖到死的房間。

慢慢地移動腳步,她對於1206有著恐懼感。

走到1204,曉若突然意識到她怎麼可以這麼懦弱呢?暫時不先經過1206,先來和偶像打聲招呼吧!

按著房鈴,她事先準備好名片,就等人出來應門。

按了兩下房鈴,等了算久的時間才有人出來。門一打開,曉若立刻聞到清晰的沐浴乳香味,天啊,他剛在洗澡嗎?

「有事嗎?」正當她還沉迷在香味中,一個渾厚的男聲叫醒了她,是她的偶像—陳希。
曉若連忙正色,不露出一點愛慕的神情,「您好,陳先生,我是今晚負責您一切的人,敝姓王,這是我的名片。」掏出口袋的名片,遞給陳希,陳希接過,只是看了名片一眼,不發一語。

曉若繼續說:「如果您有什麼需求或是不滿任何地方,都可以來找我,我就住在1208號房。」

「我知道了。」很簡單的回答,大概是他累了。

「那麼,祝您有個美好的夜晚,我先告退了。」曉若微欠身,再大步的走向自己的房間,她的心情雀躍到忘記自己經過了1206號房,就這麼開門然後進入了自己的房間。

此時陳希才慢慢地關上門。

*

哇咧……超緊張的!曉若在輕輕關上門後,便靠在門板上,撫著胸口猛喘氣。

這輩子從來沒有這麼緊張過!

鈴——

電話鈴聲響起,曉若的臉微微抽搐著,狀況有這麼快就發生了嗎?

飛快的奔向床頭櫃,接起電話:「您好,有什麼需要服務嗎?」

沒聽到回應,馬上被掛斷。

????

曉若頭上冒出一堆問號,整人?

誰打的啊……曉若直接播出櫃台,查問一下那通無聊的電話是誰打來的,在她心目中早已將陳希的名字劃掉。

「小陳啊,你幫我查一下剛剛誰打給我,可以嗎?」

「可以啊,等我一下。」聽到急促的鍵盤聲,相信他以最快的速度在查。

「經理啊,剛沒人打給你耶!」電話中的另一人說出結果,一個不可置信的結果。

「蛤?」

「就這樣了,經理,上頭在查了我先掛!」『喀』的一聲,電話掛掉了。

曉若也掛上電話,但她的表情依舊維持剛剛的樣子——驚訝,如果沒有人打給她那剛剛的鈴聲什麼鬼?

她仔細想了方才那句的語末詞,鬼……這是很有可能的。

隔壁的房間,的確可能有鬼在裡頭。

那間房之所以令她害怕,是因為前輩告訴她的小故事。

在十三年前,這裡已是知名飯店了,許多富豪、大明星只要來附近幹嘛,一定會來這裡投宿。某一晚,一個歌星投宿在1206房,他本來準備就寢,誰知黑道份子突然衝進去,亂刀把他砍死了。聽說死狀很悽慘,刀痕深可見骨,脖子和頭只剩一層薄皮連著,最恐怖的是,他的下體都成了肉泥……

後來才知道,黑道份子找錯了人。

那個歌星是死得很冤,飯店上級找過法師來處裡,不過冤氣太重,超度不了。

該不會是他很孤單,所以來找她作伴吧?天啊——她不要啊!

曉若很想逃跑,但又想到陳希,認為不能丟下陳希落跑,沒辦法,要努力撐下去。

就算時機不好,還是要洗澡。她拿著自己的衣物,要來場戰鬥澡,可不能洗太久,萬一陳希打過來要什麼,她漏接的話就完了。

走進浴室,果然是自家的飯店最好,快速的脫掉衣服,轉開水龍頭,熱水從蓮蓬頭灑出來,自頭上淋下,相當舒服。

拿了洗髮精、沐浴乳,曉若不慌不忙的完成清潔工作,關掉水龍頭,拿毛巾擦乾身體,接著是穿上衣服。
看,所有事情一氣呵成,多麼訓練有素啊!

離開浴室,頭髮還滴著水,她皺著眉頭找尋吹風機,如果不趕緊吹乾的話,可是會引發偏頭痛的。

電話又響了。

曉若停下手邊的工作,去接那通電話。

「您好,有什麼需要服務嗎?」

「我是1204的住客,我的電視似乎壞了,能否請人來修理呢?」男性特有的低沉嗓音傳來,是陳希。

「好的,我立即叫人過去,麻煩請稍等一下。」在心底鬆一口氣,還好是陳希,不是1206的『住客』。

直接切到櫃台,曉若連打聲招呼都沒有,道:「小臣,1204號房的電視好像有狀況,你去叫人上來修理。」

「我知道了。」得到回應後,曉若立即掛掉電話,她得利用這短短的時間裡吹乾頭髮。

在梳妝台的櫃子裡找到了吹風機,她將火力調到最大,但似乎沒有比較快乾。

她第一次這麼恨自己的長髮。

才吹不到幾分鐘,曉若的房鈴就響了,迅速地將吹風機收到一旁,披頭散髮的跑去應門。

一打開門,是兩個穿著維修制服的人。

「經理,請問是你房間裡的電視有問題嗎?」其中一個開口問,還有滿有禮貌的。

「不是,是隔壁的1204號房。」

「1204?」兩人皆露出疑惑的表情,更多的是驚訝。

「嗯,跟我來吧!」拿了鑰匙,曉若走出房間,經過1206時沒有像剛才那麼恐怖,大概是因為後面有人陪她吧。

走沒幾步路就到了,曉若按了一下房鈴,很快地,有人來應門了。

「陳希先生,我帶了兩名維修工人,能否讓我們進去看看狀況?」

「當然。」陳希讓開一條路,讓她領著工人進去。

檢查當然是從線路開始,從頭到尾,電視本身、線路全數檢查過了,可結果卻是完全沒有問題。

「你們倆確定都沒問題?」曉若質疑,若線路什麼的都沒問題,難不成是隔壁的鬼魂在作祟?雖然這不是不可能的。

「我們以我們的專業做保證。」兩人還挺有默契的異口同聲。

曉若有點傷腦筋,她急忙的轉過身向陳希道歉:「實在是很抱歉,電視恐怕無法在短時間內修好了,請原諒我們。」45度的敬禮,表示深感抱歉。

還好大明星的度量都很好,只聽陳希說:「沒關係,我可以不用看電影。」

「實在是很抱歉。」基於飯店的禮儀,還是得說一次。

「沒事的話,你們可以先去忙了,不必為了這小小的電視一直跟我道歉。」言下之意,是叫他們可以滾了。

「那我們先出去了,實在很抱歉發生這樣的事情。」領著兩名工人趕緊閃出去,希望不要打擾到了陳希。

「好,你們倆可以先去忙別的了,要是出了什麼狀況,記得隨傳隨到。」曉若一向都沒有上位者的架子,連對修理工人的口氣都這麼生活化。

「我知道了。」兩人同時轉身、同時走路,令她不禁好奇,這兩人是有心電感應是吧?要不怎麼動作一模一樣呢?

那兩人小聲的對話,傳進了曉若的耳裡:「那間不就是幾年前死過人的1204嗎?怎麼上層會開放給人住啦!」

「哇哪哉啦!可能是時間到了,祂要抓交替了啦!」

什麼!?出過事的不是1206嗎?怎麼會是1204?

「等一下!你們倆給我說清楚!」一時心急不小心吼了太大聲,在空蕩的走廊產生了回音。

「說……說什麼?」臉色不是很好看,兩人明顯被這強大的吼聲嚇到,臉色發青的回過頭。

曉若二話不說的走向前拖著兩人的手,往回走向1208,開了房門,直接把兩人丟進房間裡。

進了房間,她的眼光馬上掃到那兩人身上,銳利的眼光就如同要扒光他們身上的衣服,讓這兩人忍不住打寒顫。

「經……經理,你要做什麼?我……我警告你,我是有家室的人了,你不要亂來!」害怕之餘,竟有人喊出這句話,她整個人驚愕到不行,她看起來有這麼令人想到那方面的事嗎?

「我不是要做你腦子裡想的那檔事!我是要問你們有關於1204的事情!」咬牙切齒的說出這句話。

「原來……原來是那樣啊!」兩人大大的喘了一口氣。

「快說!」

「這個……阿海,你說吧!」

被稱為阿海的人不情願的看另一個人一眼,又推回去:「阿甘,你比較清楚,你說吧!」

「阿海!你……」

「兩人一起講!」到底是不是男人啊!講個故事比女人化妝還要拖拖拉拉的!

互看一眼,阿甘開始說起1204的故事。

「十幾年前,有個歌星跑外場,他就住在1204房那,那時候保全沒有像現在一樣完善,到處都有漏洞可以讓別人進來。那個黑道頭子就是這樣進來的啦!

他們一進來,全身都是殺氣,全飯店的狼都不敢接近他們,心內馬哉ㄟ花生啥米代誌。

結果那暝就發生殺人案了。」隨著阿甘緩緩的說出,曉若腦內的畫面漸漸浮現。

「後來,到上有在傳那個黑道頭子砍錯人,他要找的人根本不在這裡,那個歌星的命就這樣消逝了,他真的很可憐。」阿海的表情很惋惜,如果那個歌星還活在這世上,現在應是眾所皆知的民歌大帝了。

「阿海,底加嘸躺黑白共!」阿甘大聲斥責阿海,隨便亂同情的後果就是被跟。

「所以,他是冤死的?」

「嘿啦,經理,上頭還花了好幾萬辦法會,不過聽法師講,他不肯走啦,後來這件事也不了了之,上頭就直接把這間1204給鎖起來,今年不知是怎樣,突然開放給人住。」

「就跟你說是時間到了,祂要抓交替啦!」

如果是抓交替,那就完了。

「謝謝你們告訴我這件事,你們可以走了,要是害怕經過1204,你們就從旁邊的樓梯下去吧!」要是今晚是祂抓交替的時候,她不想拖這兩個員工一起死。

「對了經理,那個明星死的時間是十三年前的今天凌晨兩點。」阿甘和阿海臨走之前還告訴曉若這個消息。

目送他們離開房間,她覺得門被關上的那一瞬間,自己就成了孤立的人。不!是陳希最孤立了,他獨自在1204,根本就身處在危險裡!

看了一下手錶,離凌晨兩點還有一小時,聽說好兄弟在自己死的時間內最兇,大概的話,那個冤魂只會在一個小時後才出,或許吧!

曉若對於這方面的事情是一問三不知,如果要找懂得這方面的人……

她突然想到那個人,眼前開始有了希望,那個人是大師呢,找她的話一定有辦法解決!

拿起手機,自電話簿裡找到號碼,按下通話鍵。

響了好幾聲,始終是沒人接聽,曉若在心裡連罵幾句國罵,還說什麼隨call隨到,連電話都不接,還有把她這個朋友放在心裡嗎?

想了好幾分鐘,正當曉若要放棄的時候,電話終於有人接聽了。

「喂?」聽起來像剛睡醒,難不成她剛在睡覺?

「小楓啊!我王曉若啦!我需要你的幫忙!」

「什麼幫忙偉大到把我叫醒?你知不知道我已經三天沒睡了,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一下,你就打電話來,有錢賺是還好,重點是你每次都不付錢……」天啊!小楓的起床氣又在發威了!

「好好好,這次幫我的話,我一定照原價付給你,拜託這個忙你一定要幫!」嗚……她的荷包要大失血了!

「什麼忙?」

「我工作的這飯店裡,你記得有出過事嗎?那間房間現在開放給別人住了,但今日的兩點是他的忌時,我怕會出什麼事……」手機那頭很安靜,靜到令曉若發毛……

嘟——

電話被掛斷了,她所認識的小楓是不會這樣做的,怎麼會這樣呢?

正當她疑惑之際,電話不再是『嘟』的聲音,而是換成了歌聲。

唱著民歌的男聲。

曉若拿著手機的手顫抖著,這真的是遇鬼了!

連忙將手機關機,明明還沒兩點,怎麼開始作怪了?

天啊,她根本不像小楓一樣,有那種特異的能力,想要讓自己和陳希撐過兩點,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陳希……對了,陳希那邊的狀況怎麼樣了?

手錶上的時間顯示一點四十二分,她真的很厭惡時間,總是過那麼快。

得想些辦法才行!

曉若下定決心,就算陳希對她的印象很差,她也要衝過去保護他,雖然不知道她能做什麼。

她慢步的走向房門,像是赴死的戰士。

一陣冰冷的感覺觸上腳踝,曉若整個人被往後扯,「哇咧!」一股相當大的力量將曉若從門口拖到了最裡面的落地窗。

而落地窗外就是十二層樓高的陽台。

從門口到落地窗,曉若身上也多了許多傷痕,看到落地窗時她的心都冷了。

很明顯要她死。

落地窗自動打開,曉若翻了一圈後直接被丟到外面,陽台的外面。

「天啊!」幸好她眼明手快,在最剛好、最危急的時刻抓住了陽台的扶手,否則依這高度而言,她早就摔成一攤爛泥。

但現在的情況也沒好到哪裡去。

『下去!你給我下去!』呼嘯耳際的風聲中夾雜了男性的聲音,很是憤怒。

「Shit!我才不會讓你得逞。」緊緊的抓著陽台外圍,卻感覺有人正扳開她的手指,錯了!是阿飄正在扳開她的手指。

『你不能妨礙我投胎!我等了這麼久!我等了這麼久!』

「你不可以害另一個人啊!」完了,只剩下一隻手抓著,她要死了。

『既然你這麼護著他,那我就大發慈悲讓你們死在一起!』另一隻手被迫放開,曉若的耳邊傳來『咻—咻』的風聲,眼看著自己離十二樓的距離越來越遠,不切實際的飛翔感,最後會是墜地來迎她。

但想像中的墜地感並沒有那麼痛,甚至有地毯緩衝……外頭不是只有柏油路嗎?

忍著全身的酸痛,爬了起來,看了一下周圍,不巧給她看到了陳希,My Goodness!這是在開玩笑嗎?
陳希坐在沙發上、曉若坐在地上,兩人大眼瞪小眼……

良久。

「請問,這房間的床上有發生過什麼事吧。」陳希丟過來的疑問句打破了尷尬的氣氛。

「那…那…那個……」緊張到說不出來是第一個原因,痛到說不出話來是第二個原因。

「看你這副模樣,想必這間房間的來頭不小。」沒有起身去扶曉若,面對她突然出現於房間,似乎不感到驚訝,反而有習慣的感覺。

曉若有種超級不妙的第六感。

「還趴在地上做什麼?地毯很溫暖?」陳希這番話讓曉若雷到了,熟悉的語氣真是該死!

她用盡全力才從地上起來,雖然地毯有消除一些衝擊力,但力量還是大到足以令她骨頭全散。

還來不及開口,就見陳希快速的從沙發上跳起來,接著朝衝她過來大喊:「小心!」

一切都令人措手不及,曉若被『人』提了起來,雙腳離地的不切實感,她實在很不喜歡。

這麼想的她,在下一秒就被『人』丟向牆壁。

「Ouch!」背部直接撞到牆壁,好像聽到脊椎『喀啦』一聲。

撞到牆壁之後,並沒有跌落到床上,還是貼在牆壁上。

「王曉若!」陳希看起來像是要搭救她,但他們兩人中間就像是有一厚厚的牆阻擋著,讓陳希再怎麼努力也跨不過那道牆。

「你再怎麼努力,也救不了她,還是先想想怎麼救自己吧!」一團黑霧自陳希的背後出現,曉若想要開口警告他,卻有一隻透明的手從牆壁穿透出來,摀住她的嘴巴。

陳希似乎意識到後面有東西,回頭,然後就被黑霧抬起來,重重摔到了沙發上。

黑霧飄到陳希上空,漸漸變化成一個人形。

「我等了好久,終於等到了這個機會,我一定要取你的命!」人形的手掐著陳希的脖子,越縮越緊。

「嗚嗚!」在牆壁上的曉若不知道被哪位人士摀住嘴巴,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陳希被掐住脖子,臉漸漸漲紅,等待下一刻死亡的來臨。

『啊——』人形突如其來的慘叫,是因為金光一閃,那金光閃爍,人形直接變回一團黑霧,抓著曉若的鬼怪跟著黑霧一起消失。

「媽呀!」摔到床上還是很痛!

陳希大口喘氣著,他的右手拿著一本經書,就是金光的來源,要是再晚一步拿出來,他可能就要歸西了!
「陳希,你沒事吧?」雖然自己受的傷好像比較嚴重,但心愛的偶像比自己還要來得重要啊。

曉若從床上爬了起來,一步一步蹣跚走到陳希那邊。

「我看我受到的傷比你輕,怎麼你先問我有沒有事啊?」陳希依舊躺在沙發上,經書真是好用的東西啊……
「沒辦法,你是我的偶像啊!」都比自己的性命還重要呢!

「只是偶像而已吧。」

「你都會隨身帶經書?」轉移話題是也。

「出門在外這很好用!」簡單明瞭的回答,卻透露出心酸。

「感覺上,你好像很習慣?」曉若這種熟悉的恐怖第六感又出來了,只能暗中祈禱不是她所猜想的那樣。

「生在不平凡的家庭裡,我能不習慣嗎?」

不平凡的家裡……上天,不要吧!

多問無益!曉若想到了一件事情,他們,是不是應該馬上離開這間房間呢?

「我覺得我們該離開這裡了!」

轉身……喵的咧!這裡是哪裡?

他們應該還在1204裡,但眼前的景象卻與方才不同,老舊的擺設、裝潢都很不一樣。

「這裡……」下巴都掉到地上去了。

「我想這裡應該是1204以前的模樣,我們回到過去了!」陳希試著碰旁邊桌子上的東西,卻碰不到、摸不著,大概是看到過去吧。

「回到過去?拜託,又不是在演電影,怎麼還搞回到過去這一招啦!」祂是想要讓他們看到祂的死亡過程喔!

「戲如人生!」陳希吐出這句話,就有人從房門口進來。

陳希示意要曉若安靜,既然別人招待他們看場真實電影,那他們就扮演好觀眾的角色吧!

這是一部無聲電影,男主角從浴室出來後就躺在床上,從十二點躺到一點半,都無法入眠,似乎有事困擾著他。

躺到很不舒服,只好起來走動,男主角在房裡四處走動,時而坐在椅子上、時而起來走動,一副焦躁不安的模樣。

時間很快轉到了亡命時刻。

男主角終於有了些許的睡意,立即躺到床上,希望能一睡到天明,殊不知接下來的發展卻令他永遠無法再睜開眼睛。

秒針一到十二,房門就被人踹開,聲音巨大到讓男主角從床上跳起來。

一群殺氣騰騰的人衝進來,一看就知道是黑道的長相,各自拿著亮晃晃的開山刀。

連一句話都來不及詢問,男主角就被一把開山刀砍中脖子,幾乎要把脖子砍斷了,可他們還不肯罷休,硬是砍了幾百刀,把男主角的屍體砍爛,這才消了一口氣,離去。

鮮血和著肉泥染了床單,即使有人看到滿身鮮血的兇手們,也不會說出來,甚至裝不知情,因為他們都怕會和男主角落得一樣下場

*

心情很沉重,看完了祂的遭遇之後,氣氛很凝重,突然很同情祂,曉若的心理萌發出一個可怕的念頭。

「別同情祂。」陳希在曉若耳邊輕聲,此時1204已經變回原本的模樣。

「可是……」祂真的很可憐耶。

「祂就是要利用你的同情心來達到祂的目的。」如果中了祂的計,就準備當替身吧!

「我只不過是同情祂而已……」咦?剛陳希的語氣好像在哪聽過?

『你同情我?我待在這裡十幾年了,我想要回家,你可以讓我回家吧?』衣角被人拉扯著,曉若往下看,是那個歌星。

「別被祂蠱惑。」陳希抱住曉若,似乎怕她做出什麼可怕的決定。

『我想回家……嗚我想看看我的家人……』流出鮮紅的眼淚,透露出祂所受過的種種委屈。

「祢若真想回家,我可以介紹一個人給祢,她應該可以幫助祢,至少,不會落得抓交替的下場。」他們家就是做這種行業的。

『你們……你們……我要你們的命!』直覺性認為他們會騙祂,祂緊抓著曉若,指甲變長刺進了曉若的肉裡。

「唔!」刺痛感從腰部傳來,尖銳的指尖深深的刺到器官裡,鮮血泊泊流出。

「大膽妖孽!休得在此造次!」房門被大力踹開,發出碰的一聲,隨即而來的是閃到不行的金光。

這次可就不是經書的等級了!

『啊——』被金光閃到快融化,祂趕緊鬆手,但在鬆手的過程中不幸扯掉了曉若一大塊的肉,曉若痛到快昏倒。

「表妹啊!你一定要拖到最後才出場嗎?」陳希抱著站不穩的曉若,沒好氣的看著金光來源。

「沒辦法啊,我有事嘛。」金光消逝,所出現的人掛著厚重的黑眼圈,要從被窩裡出來實在是太困難了。

「小楓?」得趕緊止血才行,但有點昏迷的曉若剛有沒有聽錯啊?陳希叫小楓表妹?

「唉呀!曉若啊!我已經幫妳叫了救護車了。」葉艾楓微笑走向曉若,叫救護車似乎是她的家常便飯。

「死小楓……」說完這一句,曉若就昏倒在陳希的懷裡。

*
「所以……你和小楓是表兄妹?」我的天啊,一開始的預感原來是這樣!

「這又沒什麼!」葉艾楓聳肩。

「但你們家族不是都在當天師嗎?怎麼會有人出來當藝人?」

「又不是所有人都具備當天師的潛力。」當天師是要考試耶!

「是喔!」天師真複雜。「對了,小楓,1204裡的好兄弟呢?好像不只一個耶……」

葉艾楓「嗯」的一聲,同意了曉若:「不只一個,有兩個,但我都超渡了,你不用擔心。」

不知什麼時候能回去。肚子上縫了幾針,應該很快就能出院了。

王曉若躺在病床上,身邊有最心愛的偶像陪伴著,她帶著滿足的笑容陷入夢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