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師系列01-憶鬼 第二章

經過一夜的折騰,葉艾楓很慶幸自己還能準時到社會局去,無故缺席可是會被扣錢的。

「葉艾楓。」

嗯?葉艾楓轉頭,看見自己的上司正在盯著她,手上還拿了一個信封袋。

「這是要給妳的。」Lisa將信封袋丟給她,葉艾楓很準確的接到,很難得的半開玩笑:「怎麼轉性讓我提早領薪啊?」

Lisa翻了白眼,現在不都直接匯入戶頭了,哪來的薪水袋啊?她開口:「這是不是薪水,妳自己就看著吧!」

沒心情跟葉艾楓鬥嘴,Lisa逕自走掉,她可是有很多事情要忙的!

看著自家上司自顧自的走掉,葉艾楓一陣疑惑,仔細一看那信封袋,不是裝薪水用的,而是平信袋。

將信封袋翻過來,收信人清清楚楚的寫了「葉艾楓」三個大字,不過怪異的是不直接寄到她的住處,而是寄到她工作的地點來,有誰會這麼做?

思慮了一下,葉艾楓決定打開這封信,她動手拆了這封信,將裡面的信拿了出來。

藍色的墨水密密麻麻的,寫滿了整張淡雅的紙。

小楓姊姊:

最近好嗎?妳很久沒有回家了,回來好嗎?

即使我知道妳因為葉家對妳做的那些事情所以不想回來,但是葉老他快不行了,醫生說他生了很重的病,即將回天乏術(但我們都知道那是業障纏身,業障不會讓他那麼快沒命!),小楓姊姊,葉老最後的心願就是見到妳,所以,可以請妳拋開過往的一切,回來見葉老一面好嗎?就算只有一下下也好。

正經事說完了,現在來說說一些葉家最近發生的雜事。

大伯也就是妳爸他啊,不知怎麼的,突然失心瘋說要找個人來陪他度過下半輩子(就算大伯母過世很久了,但他也不能這樣嘛),還有堂哥也就是你的大哥啊,最近交了個女朋友,說要跟她結婚共度一輩子,至於我嘛……這是秘密,等妳回來之後我再告訴你,對了對了,妳在外面過得好嗎?有沒有人欺負妳?要是有人欺負妳的話要告訴我喔,我要去落兄弟來罩妳。︿︿

要趕快回信給我喔♪~

                             玄

看到最後的署名,葉艾楓微笑,那是她親愛的小堂妹用的署名,下一刻,她斂起了笑容,將信紙塞回信封裡,她壓根兒不打算回信,事實上,從她離家到現在,堂妹寄了許多信給她,每封都叫她回去、每封都叫她回信,可是她一次都沒做到。

完全的冷血動物。

這是Lisa某天對她的形容,葉艾楓還滿同意的。

她離開社會局,順手將那封信塞進自己的包包,面對外面晴朗的太陽,葉艾楓瞇起眼睛。

該去探訪司徒慶榆了。

叮咚!

葉艾楓按著門鈴,清脆的鈴聲立刻自屋內響起。

「來了。」從屋內傳出聲音,葉艾楓聽的出來,這是劉楚紅的聲音。

門很快打開了,劉楚紅在看清楚來人後,展開了笑容:「原來是葉小姐,請進!」

葉艾楓進門後沒有進去客廳,而是直奔樓上─—司徒慶榆的房間。

「請問,慶瑜有比較好了嗎?」

「呃……有的,您回去後,我餵她吃下感冒藥,現在比較好了。」劉楚紅跟在葉艾楓的背後,令葉艾楓有被監視的感覺。

突如其來無法形容的監視感。

「請問,妳是不是有個親戚叫做劉堅?」

劉楚紅似乎被嚇了一跳,不過很快就恢復正常:「是的,他是我的堂弟。不知道您問這個……」

「昨天巧遇他,因為他說和慶瑜有那麼一點親戚關係,所以我才問的。」很怪,劉楚紅的態度有些奇怪,與昨天的溫和感不同,今天帶給她陌生的奇異感。

「喔……可他的職業是法醫……請問您怎麼巧遇他的?」一般來說在路上莫名其妙遇到法醫,然後那個法醫還是自己認識的人的親戚,這個機率有點少,不知葉艾楓怎麼個「巧遇」法?

「喔,我昨天去了慶榆以前的家一趟。」小心的用了措詞,葉艾楓不知她這樣說對不對,但她身後已經沉默了,葉艾楓不再說下去。

葉艾楓到了司徒慶榆的房門口,禮貌性的敲了幾下,便逕自開門進去。

依舊和昨天來的情景一樣,一片漆黑,葉艾楓開了燈,這才看清司徒慶瑜在哪。

生病的人,當然是在床上。

葉艾楓走到司徒慶榆的床邊,看著她的表情不像昨天那般痛苦,才放下一顆心。

她坐在她的床邊,輕輕的搖了司徒慶榆。

「小榆……小榆……」葉艾楓輕輕搖了司徒慶榆幾下,見她完全沒有要醒的樣子,又搖了幾下。

「小榆她……怎麼搖不醒啊?」劉楚紅的眉頭皺在一塊,對司徒慶榆的情況很緊張。

「大概是因為生病的關係,昨天才發過燒,我想應該是需要體力,所以才會一直睡。」葉艾楓放軟聲音安慰,司徒誠恩去上班了,司徒家只有一個女人在顧司徒慶榆,難免會手足無措。

「是嗎……」聽聲音似乎放鬆了,葉艾楓起身,卻感覺有人拉住了她的手。

「不要走……」虛弱到幾乎聽不出來的聲音自司徒慶榆的嘴巴吐出,葉艾楓詫異,看著司徒慶榆,後者仍是緊閉著眼睛,但額頭微微滲出冷汗。

「不要走……爸爸…」聽出來她是在做噩夢,葉艾楓又坐下,用另一隻沒有被抓住的手蓋上司徒慶榆抓住她的手,那蒼白而冰冷的手,一直緊緊的抓著她。

而她的角色,在夢中,是她的爸爸,也就是司徒誠惠。

「我不會走的。」堅定的說了一句,那握住司徒慶榆的手又用力一分,這樣,才能讓她感覺到她的心意。

果然,司徒慶榆開始放鬆身體了。

「小榆在做噩夢…?」

「這是難免的,通常受過創傷的人會透過夢境來滿足自己在現實生活中得不到的一切,或者是重現當時受創傷時的場景。」葉艾楓解釋著,做噩夢的同時也是種壓力的釋放,但如果需要透過作夢來釋放壓力的話,代表司徒慶榆所受過的創傷,已經到她無法承受的臨界點了。

「實在是很抱歉,讓我來握就好了。」劉楚紅作勢要去交換,葉艾楓搖頭:「我來就好了,妳去忙妳的吧。」微笑,示意劉楚紅可以去忙自己的。

「這樣……好嗎?」她有些遲疑,葉艾楓等下說不定有行程,這樣會不會耽誤到啊?

像是看穿了劉楚紅的心思,葉艾楓依舊微笑回答:「我接下來沒有任何行程了,今天本來就為了慶榆排開了所有行程,所以不要緊。」

「這…這樣啊,那就麻煩您了。」劉楚紅微欠了個身,離開了司徒慶榆的房間,下樓。

劉堅今天請了假,雖然他是負責這件命案的,但是他說要請,沒人敢攔,只好找個替代的法醫來。

他請假是為了探望他的堂姐,順便去看看那個無辜的受害者。

「嘿!堂姐,好久不見!」在劉楚紅開門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欠揍的臉,以及染成金黃色的耀眼頭髮。

「阿堅啊,怎麼突然來了?難道是大哥的案子有什麼……」劉楚紅看到自家堂弟本是有些欣喜的,但是聯想到最近所發生的事,不由得臉色一變。

「司徒誠惠的案子沒有什麼進展,也沒有發生什麼變故,妳放心,我今天是請假來探望妳和慶榆的。」劉堅自顧自的進入司徒家,進入客廳。

「咦?慶榆呢?」沒有看到司徒慶榆,難不成她是和附近的小朋友一起出去玩了嗎?

「在她的房間睡覺呢!」劉楚紅端來兩杯茶,一杯是紅茶,一杯則是水。

「喔喔!堂姐,沒想到妳還記得我愛喝什麼啊!」端起紅茶,仔細的品嘗一口,忍不住發出讚嘆:「堂姐,妳泡茶的技術一點都沒變欸!」

「是一樣難喝還是一樣好喝?」習慣性接了一句,劉楚紅一愣,自從大哥出事後,她就沒有這麼放鬆與人說笑了。

「當然是一樣好喝啊!」劉堅又喝了一口。

「是嗎?」劉楚紅微笑,難得的輕鬆氣氛在整個客廳出現,是因為劉堅的到來。

她這個堂弟啊,自從她結婚後就很少再看見了,今天來說不定是來安慰她的。

「堂姐夫呢?」放下杯子,劉堅問。

「他去上班了。」

「是嗎。」不是個疑問詞,他對於自家堂姐說的話沒有懷疑。

「堂姐,你們打算領養司徒慶榆嗎?」

「我們是一定會領養的,畢竟她是我們的親人。」劉楚紅露出哀傷,想必是為了司徒慶榆的可憐遭遇吧,劉堅猜想著。

既然如此,「請堂姐好好照顧她,她是此案的重要證人。」要把那件事情,司徒誠惠被殺時司徒慶榆在場告訴堂姐嗎?告訴她的話只會讓她傷心吧……劉堅決定還是把這件事隱瞞下來,免得又是一個打擊。

「我一定會的。」

將杯內的紅茶一口喝盡,劉堅望了屬於劉楚紅的水,只喝了幾口。

「堂姐,我想去看看司徒慶榆。」劉堅起身,準備走出客廳。

「呃…可是她的心理諮商師在幫她……」搞不好小榆已經醒了,正接受心理治療,這樣冒昧去會不會打擾到?

「她也來了?」

「你認識葉艾楓小姐,等等……她好像說過她昨天遇到你。」劉楚紅回想著。

「我昨天是遇到她沒錯。」劉堅離開客廳,接著上樓,直奔司徒慶榆的房間。

「那間。」看到劉堅在思考著哪一間,劉楚紅幫他指引。

劉堅一開門,就看到了葉艾楓坐在床邊,床上還躺了一個人,那人和葉艾楓的手緊緊握在一起。

「喂!現在是怎樣?」劉堅直接闖入,看到司徒慶榆緊皺著眉頭,狀似很不舒服。

「她在做噩夢。」簡單的解釋,也不想理會劉堅為什麼會出現於此。

「小榆還沒醒嗎?」劉楚紅的眼眶紅了一圈,哪有人會睡這麼久的?

「嗯,不過別擔心,這算是正常的情況。」正常嗎?葉艾楓也不敢說,作噩夢的案例她常碰到,但是因為作噩夢作到叫不醒的她還是第一次碰到。

其實剛剛,葉艾楓在劉楚紅下樓後有多次想要叫醒司徒慶榆,但都徒勞無功,只見到司徒慶榆時而皺眉頭、時而微笑,她就知道司徒慶榆的心理狀況已經進入了最不好的情形了。

「堂姐,妳先下去忙妳的吧,我想和她聊一下事情。」劉堅開口,他好像一直都不知道這個心理諮商師的名字,聽堂姐剛剛講,好像是葉艾楓?

「有什麼事是我不能聽的嗎?」劉楚紅疑惑。

「沒事,只不過是話家常而已,反正堂姐妳先忙妳的吧,都快中午了,該煮午餐了。」提醒劉楚紅時間,劉堅只是隨便找個藉口讓劉楚紅去忙,「等下我要留下來吃飯嘿!」標準的土匪樣。

「那,葉小姐您要留下來嗎?外子等等很快就會回來了。」剛剛在客廳打掃時,接到司徒誠恩的電話,他在電話說很快就回來了,如果小榆在中午之前醒的話,那麼今天將會無比的熱鬧。

「這……」葉艾楓有些猶豫,在客戶家吃飯,這好像違反Lisa所定出來客戶條約。

「成了,堂姐,她要留下了,妳趕緊去準備吧。」把人推出房間,劉堅關上門,連反應時間都不願給葉艾楓。

葉艾楓翻了白眼:「我什麼時候說我要留下?」

「剛剛啊。」劉堅一副「我剛剛聽到了」的表情,讓葉艾楓很想揮拳打那痞臉。

「嗯……」司徒慶榆發出一聲呻吟,讓劉堅繃緊了神經。

「司徒慶榆她怎麼了?」

「只是夢囈,別擔心。」葉艾楓拿出手帕來,替司徒慶榆擦掉冷汗,不管她在做什麼夢,這個夢,一定讓她不能承受。

「喔。」劉堅拉了張椅子在葉艾楓旁邊坐下,咧開嘴笑說:「好啦,我們開始吧。」

葉艾楓淡淡的回答:「我可不想與你話家常。」稍稍移動身子,與劉堅保持距離。

「那只是我拿來哄騙我堂姐的藉口。」劉堅聳肩:「我真正要講的是案情。」

葉艾楓瞥了劉堅一眼,她是很好奇案件怎麼發展的,但那是為了了解司徒慶榆的心態才會好奇,而這個法醫居然要跟她「聊」案情?再這麼想都覺得奇怪。

「有什麼條件?」人心嘛!有人如果要與他人說他人感興趣的東西,總是有個交換條件。

「別把我講得這麼勢利,好嗎!」劉堅嘆了一口氣,這傢伙是心理學家,一定爆了解人類的心理,「我只是想要跟妳互相了解而已啊……」

「免了,我不想太了解你。」普通就好了,就像這樣,她知道他的名字就夠了。

「別這樣嘛……」

「說,還是不說。」不說的話也沒關係,她可以自己去找出她想要知道的,況且劉堅提供的不一定是她想要的。

「我說啦……」劉堅嘟著嘴,活像個要不到糖吃的小孩,垂頭喪氣的:「我知道妳知道司徒慶榆是目擊證人。」

「嗯。」繞口令啊……

「這是個大前提,因為有很多事情都是由這個前提所串連出來的。」劉堅舔了一下嘴唇,葉艾楓知道這是人在說重點或著是即將講一大串的話時會做出的動作。

「在堂姐夫和堂姊到場前,據說司徒慶榆都是維持那樣的姿勢,站在司徒誠惠的屍體前,而且是正對著他。」劉堅把聲音壓的很低,刻意營造毛骨悚然的氣氛。

「司徒誠恩和劉楚紅是第一個發現的人?」發現了癥結,葉艾楓問,她完全不知道這件事。

「嗯,他們是第一個發現的人,因為堂姐夫想要和自己的大哥聚聚餐,所以和堂姐一起去了司徒誠惠的家,就讓他們看到這種情況了。

一開始的時候他們進到司徒誠惠的家還沒有發現什麼異狀,雖然家裡都沒有人在,但是堂姐夫認為司徒誠惠是去買一些小菜和酒,所以沒有太在意,至於會往樓上找是因為他們等了很久,想說司徒誠惠是不是在樓上睡覺,才到樓上去找司徒誠惠的,然後就發現司徒誠惠慘死在自己的臥房裡。」劉堅解釋著,而聽者葉艾楓則是微皺眉頭,這些都是片面說詞,有沒有比較多方面的說詞啊?

葉艾楓思考著,突然發現劉堅講的那番話裡沒有關鍵詞,他們的小受害者,「劉堅,那司徒慶榆呢?他們沒有發現司徒慶榆不在嗎?」

「關於這件事,堂姐夫他們沒有發現司徒慶榆不在家是因為那時候是上課時間,所以他們沒有多想,只是他們沒想到司徒慶榆那天會因為生病而待在家裡。」劉堅伸手撥弄司徒慶榆的瀏海,這讓葉艾楓注意到其實眼前這男人很好看,只是被他痞痞的外表隱沒了。

司徒慶榆似乎沒有在作噩夢了,她的表情放鬆許多,眼睛緩緩的睜開了。

「妳醒啦,小榆。」握住她的手終於放開,有點發疼。

司徒慶榆沒有回話,甚至沒有起身,兩隻眼睛直瞪著天花板,對劉堅和葉艾楓不聞不問。

劉堅和葉艾楓互看一眼,彼此瞭解現在是什麼情況。

司徒慶榆把自己的心封閉起來。

「這是最糟糕的情況。」兩人同時說出口,彼此都認同。

要恢復到以前的模樣,很難。葉艾楓如此想。

這樣就沒有辦法從司徒慶榆的口中得知兇手是誰了,看來警方那邊要多忙一陣了。劉堅這麼想著。

「我去告訴堂姐。」劉堅起身,準備要去告訴劉楚紅這件事。

此時,房門被打開了。

「可以準備吃飯囉。」略帶疲累的聲音傳來,一陣香味飄進司徒慶榆的房間。

「堂姐,我正好要去找妳。」

「找我?咦?小榆醒了!」劉楚紅看見床上的司徒慶榆睜開眼睛,感到很是開心。

「堂姐,我找妳就是因為這件事。」劉堅正色,「慶榆她……把自己給封閉了。」

「什麼……?」劉楚紅轉頭看向坐在司徒慶榆床邊的葉艾楓,葉艾楓開口解釋:「這種情況比較特殊,但我可以理解為什麼小榆會這麼做,她受到太大的刺激了。」

「意思是……?」完全聽不懂,他們到底在講什麼?

「她將自己隔離在自己的小世界,對於外界不聞不問,例如這樣……」葉艾楓伸手搖了搖司徒慶榆,但後者依舊沒什麼反應。「你叫她,她也聽不見,就算聽得見,也不會回。」

「怎麼會這樣?」

「她受到太大的刺激了。」劉堅說,有什麼辦法能把她從自己的世界拉回來呢?

「要怎樣才能…?」劉楚紅開始呼吸急促,似乎不能消化這突如其來的壞消息。

「再給她相同的刺激,抑或更大的刺激。」葉艾楓面無表情的說出,但隨後又嘆了一口氣:「只是這樣不能保證她是否會恢復清醒,相較清醒,其實更有可能往毀滅的路途前進。」如果想要用這種方法,得承受另一面的可能性,她不知道司徒誠恩和劉楚紅是否承受的了。

「毀滅…?」

「喂,別嚇堂姐了。」看到劉楚紅的臉色完全的慘白,劉堅出聲喝止。

「我只是把事實陳述而已。」葉艾楓聳聳肩,對於劉堅的態度沒有太大反應。

「所以……」劉楚紅還處於震驚的狀態,葉艾楓接下去:「所以我們現在先去吃個飯,等下再來餵小榆。」推著劉堅,示意要他把劉楚紅帶下去,劉堅當然知道她的意思,「對啦,堂姐,等到我們吃完飯再來餵小榆。妳看妳,都瘦到不像話了。」

「可是……可是…小榆她從昨天就沒什麼吃。」劉楚紅喃喃的說,精神看起來很不好。

「我可以把飯拿上來餵她啊,我是她的心理諮商師,這點小事我可以的。」聲音放軟,葉艾楓溫和的嗓音不自覺安撫了劉楚紅,後者抬頭看著葉艾楓,有點不好意思:「這樣不太好吧,您還是下去吃飯,由我來餵吧。」

「不,我堅持由我來餵。」

「我回來了。」中氣十足的喊聲從樓下傳來,一聽就知道是這個家的男主人所擁有的獨特嗓音。

「誠恩回來了。」劉楚紅露出欣喜的表情,「我去迎接他。」

劉楚紅跑下樓,葉艾楓對著劉堅說了一句:「我們也下去吧。」

嗯。回了單音節,劉堅露出的表情不禁讓葉艾楓皺眉。該說的還是要說。葉艾楓如此說,然後她看到劉堅長吁一口氣。

「妳說什麼?小榆封閉了她自己?」聲音突然變大,整個氣氛凍結。

「因為受到了太大的刺激,慶榆她無法忍受,所以選擇了封閉自己,以逃離那些巨大的壓力。」葉艾楓絲毫不受司徒誠恩現在渾身上下散發出的巨大壓迫力,仍然冷靜的解釋著。

「妳這個心理諮商師怎麼做的?居然讓小榆變成這樣?」司徒誠恩把手上的筷子往桌上一摔,手掌順勢拍向桌子,「碰」的一聲,令人窒息。

「誠恩…葉小姐還沒有……」劉楚紅急於向盛怒的男人解釋,葉艾楓還沒開始進行輔導啊!

「很抱歉,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對於盛怒的人,最好放軟態度,別跟他們硬碰硬,要不然吃虧的會是自己。

「我們不用妳了。我要要求換一個來……」司徒誠恩拿起了手機,看起來是要打給社會局,

葉艾楓沒有任何的動作,只是靜靜的看他打給社會局,照理說,應該會打到Lisa那邊去。

「喂?我是司徒誠恩,你給我派那什麼心理諮商師啊,把我家的小榆搞到自我封閉了!我要求換一個更厲害的!」司徒誠恩大聲說道,彷彿怕另一邊的人聽不清楚。

『蛤?你說啥?葉艾楓是我們局裡面最厲害的,難不成你是嫌她不夠好?』比司徒誠恩更大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讓司徒誠恩一愣。

這段對話在安靜的飯廳裡被聽的一清二楚,劉堅發現,葉艾楓在悶笑。

「你們社會局只有這一點本事?真的令我太失望了。」司徒誠恩又吼了回去,他不信他的聲音比不過手機那頭的女人。

『什麼?你說什麼?你一定是還沒讓葉艾楓進行治療,要不然你怎敢說出這種話。』尖銳的聲音讓司徒誠恩將手機拿遠幾公分,葉艾楓搖頭加嘆息。

那個女人啊,才不會甘心自己的下屬被人汙辱!葉艾楓在心裡狂笑。Lisa的吵架功力至今無人能比,司徒誠恩一定會吃鱉的。

果然,司徒誠恩的臉開始一紅一白的變化,雖然現在聽不到手機那頭在講什麼,但是由司徒誠恩的臉色以及過往的經驗, Lisa鐵定是火力全開了。

司徒誠恩似乎氣結了,拿著手機「我、我、我」半天依舊講不出一句話。

「我明白了,我會讓她試試看的。」面無表情的掛掉電話,剛一開始的氣燄全沒了,就剩下頹廢的人一個。

「誠恩……?」劉楚紅試探問,她不知道對方怎麼跟司徒誠恩說,但看到他這個樣子,就知道是被罵得很難聽了。

「葉小姐,請您留下來再試一次。」司徒誠恩誠懇的說出這一句,接著就低頭吃著飯,沒有再說一句。

大獲全勝啊!Lisa!

「我知道了,我去餵慶榆。」強忍住溢自嘴邊的笑意,葉艾楓拿著一開始就盛好的飯碗,離開飯廳。

過了一會兒,劉堅說了一句「我去幫忙」,也起身離開了飯廳。

「慶榆,吃飯了。」葉艾楓用溫和的嗓音呼喚著司徒慶榆,但是後者沒有任何反應。

這是當然的了。葉艾楓緊繃著臉,緩緩的將司徒慶榆抬起來,正準備將司徒慶榆的枕頭墊高時,有一隻手插進來幫忙了。

「我來吧。」

葉艾楓坐在床邊,開始要餵司徒慶榆吃午飯。

而劉堅理所當然的坐在他剛沒搬回去的椅子。

「慶榆,來,張開嘴巴,啊─—」葉艾楓說著哄騙詞,但是司徒慶榆仍然不肯張開嘴巴。

葉艾楓把湯匙抵在司徒慶榆的唇間,照理說,就算是將自我封閉在自己的世界裡的人,感知到唇間有東西,應該會乖乖的張開嘴巴。豈料,司徒慶榆依舊是聞風不動。

「她的求生意志很薄弱。」面對一心想尋死的人來說,再多的心理治療也沒辦法。

「我知道。」劉堅的臉色凝重,讓人看不出他在想什麼。

葉艾楓拿著碗,有點困擾。畢竟她只是心理諮商師,不是醫師,遇到這種情況也不知道要怎麼辦,據她所知,餓到最後,就必須到醫院去打營養針維生。

開口想詢問劉堅該怎麼辦,畢竟他也算是醫師(雖然是管死人的法醫),「劉堅,該怎麼辦?」

「只能讓她去醫院打營養針了,妳應該不介意在醫院進行治療吧?」劉堅的辦法和葉艾楓一樣,後者搖頭,只是要讓司徒誠恩和劉楚紅同意,比較困難些。

「至於堂姐和堂姐夫那邊我會去談,妳今天就先回去吧。」接過葉艾楓手上的碗,劉堅慣性的痞笑,葉艾楓這次卻覺得沒有那麼欠揍了。

第一次有人要幫她把事情處理好呢……葉艾楓勾起一道深不可測的微笑,「那就麻煩你了。」

「對了,我還不知道妳的名字。」正確的名字,劉堅問著葉艾楓的名字。

葉艾楓內心停頓了一下,認識兩天了,居然還不知道她的名字?葉艾楓嘆口氣,想想也對,昨天初見面的時候自己壓根兒不想告訴他名字,沒想到今天又見到了,而且對方的身分是有利自己收集情報的法醫,不報就很失禮了。

「我姓葉,葉艾楓。」葉艾楓友善的伸出右手,劉堅也伸出他的右手,兩人握手,算是結交了這個朋友。

「妳知道我的名字了。」劉堅燦笑,「我要一張妳的名片。」

要名片做什麼?葉艾楓雖然疑惑,但沒有多想,立即從西裝外套的內襯口袋裡拿出一張自己的名片,遞給了劉堅。

「那慶瑜就麻煩你了。」葉艾楓深深的看了司徒慶榆一眼,「我回去再想想辦法讓她從自我封閉的世界清醒。」

「嗯。」

「再會。」

葉艾楓離去了。剩下的劉堅得想想辦法說服樓下那對夫妻,雖然很想請司徒慶榆開口幫個忙,但那只是劉堅個人的妄想。

司徒慶榆眼神空洞,沒有任何反應。

「小榆,妳到底是為什麼要封閉自己呢?就算看到了令自己無法置信的東西,也沒有必要這樣吧?這樣是在害妳自己啊!」想來對「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演講,但轉個念頭想,連身為心理諮商師的葉艾楓都暫時沒辦法,那他這個動作也不會有用。

劉堅試了幾次餵飯給司徒慶榆,但是司徒慶榆連眨眼的動作都沒有,劉堅心中很無奈,忽然注意到司徒慶榆的嘴巴乾得有些裂開,他走出房,去倒水與拿棉花棒。

誰也沒有注意到獨留在房間的司徒慶榆,開口說了什麼。

「喂喂~為什麼那個司徒誠恩否定妳的能力啊?」葉艾楓的客戶今天中午打電話和Lisa申訴,沒想到那個葉艾楓居然也會被客戶抱怨欸!

「這個嘛……我還沒開始進行我的治療,他就開始抱怨了。」葉艾楓一臉無奈狀,看著與自己相差不了多少歲的同事,她這個同事是出了名的八卦,上至局長、下至掃地的阿伯阿桑都逃不了他的手掌心。

「真的還假的?」我還沒看過這麼不明理的客戶咧!陳志善睜大眼睛,詢問葉艾楓這番話的真實性。

「是啊。」葉艾楓很無奈。

「那那那…妳現在……」被解雇了嗎?

「沒有。」葉艾楓用一種「你很閒嗎」的眼神看陳志善,後者哈哈的乾笑了兩聲,回到自己的辦公桌繼續辦公。

葉艾楓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很不巧,就在陳志善的旁邊。她看了看桌上,除了有一封信,其他地方倒是乾乾淨淨的。

信……?

葉艾楓皺著眉頭問:「陳志善,這封信哪來的?」

「喔?那信啊,今天差不多十點的時候,Lisa放在妳桌上的。」頭也不抬的,陳志善回答。

十點?她記得她進來局裡的時候是八點,隔兩個小時就又有一封信?

她把信拿起來,翻到背面,寄信人這次不一樣了,不是那親愛的小堂妹。

工整的字跡,讓葉艾楓不禁抖了一下。

「老」

這次她沒有拆開看,直接將椅子拉開,丟進了那位於桌子下方的垃圾桶。

「寄信人是誰?」陳志善還是不改他那八卦的天性,用眼角瞥見了葉艾楓將信丟進垃圾桶,八卦的天性蠢蠢欲動,讓他直接將心裡的疑惑問了出來。

「不關你的事。」坐下,葉艾楓趴在桌子上直接入眠。

陳志善看了手錶,現在,下午二點。

趴在桌子上,令葉艾楓睡得不是很好。

應該說,她在什麼地方都可以睡得很好,但是今天收到的那封信的寄件人,卻令她心神不安。

很明顯是個幌子。

在早上收到的那封信裡,玄說葉老生了重病,要回天乏術了,但在玄的獨特見解中,她判斷葉老根本沒有嚴重,一切都是葉家人自己擴大事實。

事實證明,葉老既然還有力氣寫這封信,那麼他的「病情」確實不如想像中的嚴重。

葉艾楓在完全睡著前,腦中快速的推論。

不久,她便帶著這些推論過後的結果,進入了夢鄉。

背上,依稀感覺到火辣辣的痛。

由一條一條的傷痕,擴散到整個背部。

她聽到了,一個人的哭聲。

很細,很微弱,像是痛得要死要活卻不敢哭得太大聲的那種聲音。

然後,她又聽到了很多人的辱罵聲,從內容聽起來,都是在罵同一個人。

整個黑暗的空間,亮起了一點光,光亮的方向,正好是聲音的來源。

葉艾楓看向光的來源。

看到了人影。因為背光,葉艾楓只能看到黑壓壓的人影。

一大群人圍著一個人,被圍的那人趴在地上,任由周圍的人唾罵他。

其中一人手上拿著長條物,葉艾楓知道那是鞭子,狠狠的抽了地上那人幾鞭。

葉艾楓發現自己在冒冷汗,整個背部都浸溼了。

「別…別打……」葉艾楓艱澀的從嘴巴發出聲音,接著邁開腳步奔向那光亮。

她得……她得阻止啊!

但是她跑不到那光亮,他們依舊維持著相同的距離。

又一鞭,拿著鞭子的人毫不猶豫,狠狠的一鞭就打在趴在地上的人的背上。

葉艾楓頓時覺得自己的背火辣辣的,疼痛來襲。

眼前一暗,思緒陷入了無止盡的回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