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師系列01-憶鬼 尾聲

葉艾楓是在充滿消毒水味的病房醒過來的。

一睜開眼,她立刻慶幸不是葉家,也幸好這次葉家的人幾乎沒有插什麼手。

「欸,葉艾楓,妳可終於醒。」熟悉的低沉聲音自旁邊響起,葉艾楓轉頭一看,便是那金髮法醫,他坐在椅子上而且正在吃已經切塊的蘋果。

葉艾楓撐著身體起來,劉堅也沒有動手扶她,葉艾楓問:「我睡了多久?」

「半天。」喀滋!又咬了一口多汁的蘋果。

「喔。」還好只有半天。

葉艾楓看著門外那群偷偷看著裡面的護士,個個臉頰紅潤,想也不想就知道她們在想什麼了。

「喔那個妳不用管,等下她們會自己走掉的。」知道葉艾楓在看什麼,劉堅開口解釋,他一進來的時候這群護士就一直盯著他看,半天下來都習慣了。

「嗯。」沒有太在意,等下她們有工作的時候就會走了。

等到劉堅把最後一塊蘋果吃完時,他從公事包拿出一疊文件夾和一張與其他紙張不同大小的紙,遞給了葉艾楓。

「喏,拿去。」

「這什麼?」莫名其妙接過一大疊的文件,葉艾楓滿頭霧水。

「我也不知道,剛剛有兩個人來過,自稱是你的爸爸和哥哥。他們兩個超怪的,一進來就一直看著我……不……那種眼神可以說是不懷好意的打量了,接著交給我這疊文件,然後還交代我要盯著你看完這些。」劉堅說完,問了一句:「這是什麼?」

葉艾楓將一看就知道是要給她的信放在一旁,打開了文件夾。

一看到那些古怪的符號,她立即知道這些文件是什麼了。

「這到底是什麼?」看到古怪的圖文,劉堅的疑惑加深,不過看到葉艾楓的表情好像明瞭,趕緊發問。

「唉呀……」葉古深還真是說到做到……不過這些文件看起來就不像是葉家的古籍,難不成葉古深是將古籍的內容複印,然後再弄成一疊疊的文件給她?還真是用心呢!

她打開放在一旁的信紙,上面只用原子筆寫了幾行字。

要好好學習喔!啾!    哥哥

呼——葉艾楓長呼出一口氣,然後微笑的把紙張揉掉了。

「妳在幹麼?上面寫什麼?」

「不關你的事。」很華麗的將劉堅的嘴堵住,葉艾楓開始翻閱。

「妳都這樣對我……」小聲咕噥了幾句,劉堅起身:「我也差不多要回去覆命了,順便跟小隊長交代一下這次的情況……」

「等等,我要知道我昏迷後的情況!」

「好啊,不過啊等妳出院後我們再說吧!」回給葉艾楓一個刺眼的笑容,劉堅頭也不回的走了。連帶著門外那群護士。

……算了,反正也不是什麼傷…基本上只要躺個幾個小時就可以出院了,利用這段時間看一下這些文件好了。

葉艾楓翻著文件,細細閱讀葉家經年累月所累積下來的戰果。

出葉艾楓所料,醫生硬是用各種理由讓她住了兩天的醫院,說什麼有輕微的腦震盪,要住院觀察,結果這麼一觀察就觀察了兩天。

這根本是以觀察為理由的坑錢行為嘛……

現在她坐在咖啡廳裡,對,就是成子鎮開的那間咖啡廳。

真不知道劉堅約在這裡做什麼,他明明和成店長不合……雖然她不知道原因,但是他們兩個絕對有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的特質。

「抱歉,我又來晚了,被小隊長留下來。」劉堅帶著抱歉的神情出現,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葉艾楓看了看手錶,也罷,才遲到十分鐘,比起上次已經好很多了。

「不要緊。」喝了一口水,潤潤喉。

「咦?妳怎麼不喝卡布奇諾?」劉堅看了看她手中拿的東西,居然不是咖啡杯,以及沒有飄散著卡布奇諾的香味,他很詫異,他明明記得葉艾楓幾乎都點卡布奇諾的啊!

「今天不想喝……你住海邊啊,管哪麼多幹嗎?」

「廢話不多說,我們直接進入主題。」如果不再進入主題,他又碎碎唸扯東扯西的話,他有絕對的證據可以相信葉艾楓鐵定發火。

「司徒慶榆在二十四號那天便被醫生宣佈了病危通知,病危通知宣佈的片刻後,司徒慶榆就走了。聽醫生說,她似乎毫無病痛的走了。」

毫無病痛嗎?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司徒慶榆是多麼不願意,「聽妳講得好像不是自己的親人。」

「要不然呢?宣佈這種事情還能有什麼口氣?」

葉艾楓擺擺手,示意劉堅繼續講下去。

劉堅也不管什麼法的,把機密全說給了葉艾楓。

「司徒誠恩和劉楚紅……」說到劉楚紅這三字時,劉堅的語氣明顯頓了一下,他繼續說下去:「他們兩個自焚身亡了。」

「什麼?」

劉堅解釋著,原來劉堅在出去那個密室後,發現那個密室竟然是在司徒誠恩的家中,便火速找了自己的同僚來清理現場,而且還叫了救護車,畢竟那裡有個血流不止的傷患以及兩個昏迷不醒的人。

在戒護送醫時,兩人都因不明原因全身突然起火,對外宣佈是因為對自己的親人下手而到內疚,所以趁員警未注意時,點火自焚,但事實的真相,內部的人也都知道並不是這麼一回事。

至於那個嬰兒迷香,已經銷毀,不會留下跟什麼宗教有關的證據。

「啊啊啊!事情總算解決了。」

葉艾楓瞇眼看著動作神情都很悠閒的劉堅,嘆了一口氣。

終究是沒幫到司徒慶榆。

至於事情解決了嗎?應該吧,至少是這次的事情解決了,但是那個信奉真主的宗教,肯定、鐵定不會這麼罷休,他們要抓靈魂獻給真主,那麼近日來一定會有更多人行動。

「葉小姐,不好意思,我剛在裡邊忙,沒有出來迎接您。」成子鎮微欠身,端上一杯卡布奇諾。「這杯就當是我的賠罪吧。」

這人怎麼這麼愛請人啊?不怕倒閉嗎?葉艾楓接下成子鎮端來的咖啡,語氣溫柔說道:「不用了,這杯我讓他付錢,不用請我了。」

什麼!又是他付錢?怎麼每次跟她在一起就是要他付錢啊?敢情他是凱子嗎?「喂!怎麼又是我付錢…還有你…你不在裡面忙跑出來做什麼?勾引女顧客嗎?」

葉艾楓的青筋微浮出,她開口——

「劉堅!閉嘴!」

「他們失敗了嗎?」同樣是在只有兩根燭光照耀的房間裡,有道聲音響起。

「是的。」損失了下層的人員,自然是沒什麼好惋惜的。

「沒有關係,真主會饒恕我們的。」他看著桌上的那些嬰兒,這些可都是剛從母體裡取出來的,有些還會動。

是的,用墮胎的嬰兒已經不行了,要用更新鮮,還活生生的才行。

「這些嬰兒……生來就是罪過呢。」他拿出一把匕首,刺向離他最近的嬰兒的腹部。

被刀子割得痛楚,嬰兒頓時大哭,但很快就沒有聲音,因為他體內的內臟都以被人清空,接著塞進擁有花香的草料。

「把他泡進屍油裡吧。」

「是。」

這只是一個儀式,一個喚醒這世界的統治者的儀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